欧冠

萌娘星纪 第136章 离别

2019-10-12 21:1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136章 离别

妙铃慢慢有了生命气息,在她肌肤上的情人蛊纹路也一点点的消失,能孕育星名意味着脱胎换骨,对任何人来说就像被赐予了第二次生命。

妙铃张开了眼,熟悉的大眼睛带着一点雏鸟的朦胧,她看着陈默以为在做梦:“陈默,为什么我死了你也要阴魂不散。”

陈默被她这句话弄的哭笑不得:“嗯,是我,你还没死呢。”

“嗯?”妙铃觉得头有点痛,她抚摸着额头发烫的星符,“我的头好痛……”妙铃表情很痛苦,蜷缩在陈默怀里,再次慢慢昏迷。

“她这是继承星名的副作用,过段时间融合星名就好了。”秦少虚走来。

“她这就是星将了吗?”廷南苑还是很生气秦少虚的欺骗,不过亲眼目睹星名的孕育到诞生也让她又羡又妒,如果她也能继承星名的话……想到这,廷南苑又偷偷看了一眼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居然有一丝共度余生的念头,呸呸呸,我一是定要杀了她。

“嗯,应该没事了。”

陈默,秦少虚看着夜瑶,这个最初沉浸在情人蛊的大蛊师这几天冷静了很多。

“情人蛊已经失败,从今往后我会辅助她的星名成长的,算是我补偿给她。”夜瑶道。

妙铃这次孕育星名也算是阴差阳错,一般来说,星少女孕育星名都极少会出现在这种濒死状态下的。

或许,圣女真的有什么特殊之处吧。

看着妙铃安详的面容陈默暗暗庆幸。

从秘境里出来,一大堆古苗武者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覃吉,蜂婆婆看着陈默出现时已经面如白纸,如临大敌。

“怎么是你们。”覃吉骇然的问道。

蜂婆婆作势摇动竹杖,夜瑶素手一弹,蜂婆婆顿时表情痛苦,就地打滚。“木鹿大王以死,我徒儿妙铃已经继承星名,从今往后就是八纳苗寨新的大王!”

夜瑶冷冷环视众人,身为古苗赫赫有名的大蛊师,她的话无疑充满了威严。

“什么,大王死了?”覃吉不可思议盯着昏睡在陈默怀里的女孩。“夜瑶,你居然背叛大王……”

“还想让我再重复一遍吗?”夜瑶表情冷淡。

所有古苗武者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覃吉,木鹿大王不自量力战死,已经星坠,现在你的愿意辅助我的徒儿重夺南疆大王还是想为木鹿大王殉葬,你自己选择。”夜瑶上前一步。

覃吉不由恐惧的后退,在大蛊师面前,她们不经意的言行举动都有可能带来恐怖的蛊术。覃吉身为武圣,但也不敢去硬拼。

“我已经在你们身体里内下了蛊术,六个月内,你们若敢背叛,便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夜瑶一开口,所有人吓得跪倒

“覃吉愿意辅佐,还请上师饶命。”覃吉急忙单膝下跪以示忠诚,其他武者一见覃吉这么做了,也是纷纷照做,谁也不想真的触怒大蛊师死于非命。

“好厉害,居然下蛊了。”廷南苑咋舌,她都没感觉呢,竟然把武圣还有百名武者的生死就掌控在手了。

蛊术在大重王朝历来都很神奇,没有想到夸赞到这个地步,想到这,廷南苑就离夜瑶保持一段距离,生怕自己中蛊都不知道。

陈默的‘心意’并没有感觉出夜瑶下蛊,多半是她故意吓人的,不过她大蛊师的身份在南疆古苗就是最大的蛊术了,古苗一族哪里会怀疑呢。

回到八纳苗寨的第三天,妙铃才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也不知道继承星名会不会改变性格,之前还对陈默要死要活的妙铃一下子变得十分拘谨,说话都是轻声细语让陈默有些不适应。

不过这一次,妙铃也是因为自己才会遭遇了这次意外,陈默也是打算等她彻底恢复了再离开。

这一日,陈默和秦少虚一同走在苗寨外讨论接下来的事。

“少虚,你准备留在苗寨?”

“嗯,我在这里等几个月,如果能修复露水姻缘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秦少虚这次来南疆是想去秘境里取前尘露,不过遭遇了情人蛊变故也没有得到,只有等待下次前尘花开时,这一等也不知要多久。

“有需要帮忙的可以尽管叫我,我对铸器有些心得。”

秦少虚意味深长的说:“看得出来,恐怕就是大重王朝铸剑山庄的铸造师也没有你厉害啊。”

“这种说来话长,少虚姑娘想知道的话,以后有机会我们大可以秉烛夜谈一番嘛。”陈默哈哈一笑。

“有机会我一定会找你的。”秦少虚带着笑。

“那你就决定留在苗寨了?”陈默欲言又止。

秦少虚看出陈默想说什么,也不点破,似笑非笑:“你有什么人情需要卖的,说吧,陈默。”

“那我就直说了,妙铃才刚刚苏醒了星名,现在还很虚弱,她又不肯和我回大重王朝,你既然留在这,能不能帮我照顾她?”陈默认真的问,妙铃虽然继承星名,可是南疆几个苗寨还有带来洞主,忙牙长这样的星将,木鹿大王死了,她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秦少虚星名秦观,也有凝煞的境界,在尾火星域应该算是厉害了,如果她愿意保护妙铃的话,陈默也能放心去参加神武举最后的殿试。

“可以答应你。”秦少虚应道,她其实也早有此意。“据夜瑶说,南疆古苗寨子正好要选南疆大王统帅整个南疆,妙铃既然是八纳苗寨的大王,那些人也会遵守约定,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将南疆收服。”说到这,秦少虚意味深长的停顿了下:“据我所知,你们陈家最近也不太安宁,唐皇室恐怕早就想铲除长安君,你若有能收服南疆,那便能和朝廷分庭抗礼了。”

“南疆王。”陈默没想那么多,他只要妙铃能安全就行了。“妙铃成为南疆王,那也好。不过她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们顶多朋友,我可不想狐假虎威。”

“妙铃如今以是星将,你就不动心?”秦少虚语气揶揄的问了一句。

“秦观什么时候也这么媒婆了。”陈默取笑道。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秦观对感情可是相当看重的。”秦少虚笑道:“陈默,你若做一个负心人,日后,我一定会追杀你。”

“……”陈默。

随后两天,八纳苗寨新的大王帖子送到了南疆其他寨子有了回应,来自其他寨子的带来洞主,忙牙长等星将大王们对于木鹿大王被取代非常的意外,不过按照古苗的规矩,一寨之主以实力为尊。

当初木鹿大王也是这般得到了大王的位置。

其他苗寨之主在古苗的‘祭节’上安排了一场筵席邀请妙铃,这场筵席算是鸿门宴,陈默本来想等到筵席过后就回大重王朝,不过这时时间上已经很紧迫来不及了,只能将事情交给秦少虚。

“廷南苑,你不回去?”

一切安顿后,陈默带着念幽准备先回大重王朝准备殿试,廷南苑和秦少虚一起留在南疆,舞阳郡主虽然很气秦少虚居然是个女人,但是看得出来,她心中还是有些不舍,廷南苑给自己找了一个带着‘姻缘’的理由心安理得留了下来。

秦少虚也没反对。

这个鹊桥仙非常重感情

,可是陈默怎么看这个女人也颇有些风流不羁。

“夜瑶,妙铃就先麻烦你了。”陈默又看去夜瑶,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还对情人蛊狂热的夜瑶在得知妙铃继承星名后一改了之前态度,这些天一直尽心尽力辅佐妙铃管理苗寨的事,也因为有她的威信,妙铃也才能很快得到其他寨子大王的认同。

女人面无表情点头,想了想,递给陈默一个木匣和一瓶酒。“这是杀生酒和一瓶蛊虫,也许对你有用。”

陈默也不客气的收下,南疆蛊术非常神奇,他也是十分好奇的在研究中。

陈默看了看天神之树的树冠,在场的人,妙铃并没有来辞行。

“人家喊了她,她说身体不舒服不能送你了。”廷南苑道。

“没事。”陈默并不在意,看着那棵大树,想起了那晚夜谈,顿时有一些怅然。“这里就先麻烦你们了,过完殿试我再来看你们。”

“那你可要金榜题名啊。”廷南苑嘻嘻一笑。

“没问题。”

陈默抱拳,最后看了一眼,抱起念幽,驾驭星云飞车离去南疆。

天神之树冠上,繁茂的树叶中,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落在女孩的发丝,肩膀上。

妙铃抓住胸口,看着陈默的离去,她的心口滚烫如岩浆,看着陈默离开,心口好似有什么东西要破出,想要跟随他而去。

妙铃用尽力气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感情,都说继承星名后的星将高傲不屑男女之情,可是妙铃发现她不但没有任何消减,反而变得更加炽烈。为此,她不得不躲藏起来不去送陈默,她怕到时近在咫尺控制不住自己。

“情人……”妙铃低垂着眼帘,轻喃如诉。

她的额中,星符涌现。

虚空之中,突然闪耀光泽,无形的丝线如蛛一般包围在她的周身。

一阵清风吹过。

树冠沙沙作响。

陈默驾驭星云飞车正在飞行,正待这时,风中传来了轻灵的铃铛声,陈默回头,朝着铃铛声发出的树冠看去,他知道妙铃正藏在茂密的树叶里不见他。

陈默突然笑了出来。

念幽眨了眨眼,问哥哥你在笑什么?

陈默说不见只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再见,不是吗。

朝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陇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新疆治疗男科医院
朝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陇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