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苍灵十二将 第十二章 学院生活 一 下

2019-10-12 22:24: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灵十二将 第十二章 学院生活 一 下

叶恒远身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起初只是透明的汗,后来逐渐变成了浅绿色。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尽全力去运功,来调整自己的呼吸。

这种厚重、强横的灵力威压,跟师父的灵力很明显不是一种类型的。从颜色上看,应该是土属性的。但他的实力,似乎跟师父差不多啊……

半xiǎo时后,压力如潮水一般退去了。“凶神”收回了放出的灵力,也收回了他的那尊三足大鼎。

“啊……”包括叶恒远在内,许多初级学员纷纷坐倒或躺倒在凹凸不平的“山地”上。虽説不是平地,但好歹还是有地方可以躺的。中级学员们也大都唉声叹气地活动着四肢。高级学员们大都停在原地,站着或坐着运功,一diǎn声音都没出。

“很好!”

“凶神”掐着腰,瞪着两颗牛眼睛扫视了一圈,大嗓门一喊,大手一挥。

“解散!”

高级学员们纷纷结束运功,走向食堂。中级和初级学员们也准备离开了。

“哎,”叶恒远抬起头来,把头凑向坐在自己前方运功的一位初级学员,“这位学长,这位教员平时很凶吗?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们叫他‘凶神’?”

“你是新来的吧?”留着淡绿色长发的学员没有回头,“难怪不知道‘凶神’。他是咱们这儿的教导主任,也管纪律。平时主要是管早上的晨练,还有就是负责罚那些违反规定的学员。”

“啊?”叶恒远从地上站起来,“会体罚吗?”

“有时候会,”另一个留着蓝绿色的板寸头的学员説,“只要不惹火他,就没事。平时尽量离他远diǎn。”

食堂里人声鼎沸。到处是説话声、脚步声和锅碗瓢盆的碰撞声。

叶恒远找了一张没人坐的桌子,端着饭坐下,自己吃了起来。

“哎,xiǎo叶!”刘舞羽突然出现,坐到了叶恒远的对面,“你为啥吃这么少啊?不多吃diǎn?”

“啊?”叶恒远正咬下一大口馒头,嘴里含混不清,“这……这还少吗?”

“你得多吃diǎn,”刘舞羽説,“你要做攻击型的灵师,一定要有好的体格才行。”

“嗯……唔?”叶恒远正想回答,突然后背上被人拍了一下,他猛地转回头去。

薛梦怡正在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她身上的光明气息似乎更浓了,发间还时不时地传出几缕清香。她端着一个xiǎo号的托盘,里面只装着几样diǎn心和一杯橙汁。

“我可以坐在这儿吧?”

“啊?呃……”叶恒远急忙把嘴里的馒头咽下去,差一diǎn噎着,“可……可以……”

“哎呀,恒远啊,你可以啊,刚来就学会勾搭妹子了?”刘舞羽坏笑着端起了饭盘,站了起来,“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慢慢聊吧。”

“哎,不,不是……”

叶恒远刚反应过来,刘舞羽已经走远了。薛梦怡笑着坐到了他身边。

“你得多吃diǎn哦。多吃一diǎn才会有劲啊。”

“哦,哦,”叶恒远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我从xiǎo就不习惯吃太多……”

“哦?”薛梦怡眨了眨她那水汪汪的金色双眼,“你是……家里很……困难吗?还是……”

“我?”叶恒远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可以算是……没有家吧。我是被镇长爷爷收养的。我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

“哦,”薛梦怡露出了同情的表情,xiǎo嘴微微往下歪了歪,“好可怜呢。”

“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到xiǎo镇上的餐馆去学徒了。后来,我成了店里的主厨。几乎大半个xiǎo镇上的人都説我做的菜好吃。”

“哇哦,”薛梦怡瞪大了双眼,“真的吗?”

“是啊,”叶恒远笑了笑,“如果我哪天有空,可以做给你吃哦。”

“那太好了,”薛梦怡嘻嘻一笑,从自己的盘子里抓起一个奇形怪状的diǎn心,塞到叶恒远的托盘里,“尝尝吧。”

“哦,谢谢。”叶恒远有diǎn受宠若惊,抓起diǎn心就塞进嘴里。味道甜丝丝的。

“哦,对啦,”薛梦怡突然想起了什么,眉毛动了动,“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武灵是什么呢。”

“呃……”叶恒远尴尬地笑着,“我的武灵是方天戟。”

“哇!”薛梦怡瞪大了双眼,“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呢!”

“呃……也许吧,”叶恒远的脸又红了起来,“你呢?”

“我嘛……嘻嘻,”薛梦怡轻巧地晃了晃脑袋,吐了吐舌头,“不告诉你。”

“哎呀,”叶恒远尴尬地挠了挠头,“别这样好不?我都告诉你了,你为啥不告诉我啊?”

“很快你就会知道咯。我先走咯。拜拜。”

薛梦怡吃完了托盘里的diǎn心,一蹦一跳地走了。叶恒远摇了摇头,不由自主地笑了笑。笑得有diǎn傻。在他的心里,那种奇妙的感觉又多了一分。但他説不上是什么感觉。

第一教学楼二楼。二零七教室。

叶恒远跟着一群学员们进了教室,找了一个比较靠后的位置坐下。教室里的桌子是呈长弧状的长条桌,从讲台一直到最后,一排一排的桌椅如波纹般从前往后排列,越往后的桌子越长,后面摆放的椅子也越多。整个教室里没有任何装饰,也没贴什么标语。

等所有人都坐好之后,一位男教员夹着一叠资料进了教室,站到了讲台前面。他张开双手,从资料夹里抽出了一张表格,用两根手指把它夹住,手腕一甩。薄薄的纸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托住了一样,平稳地落到了最前排的桌子上。

那张纸是一张签到表。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全体学员就都签到完毕了。

叶恒远抬起头,看着讲台上的教员。他的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身高中等,体型也中等,头发梳成了整齐的背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很儒雅。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今天来了不少新学员呢。我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叫上官文青。是武灵理论课的初级教员。”

“哎,你是新来的吧?”坐在右边的一个藏青色头发的男学员轻轻捅了捅叶恒远的胳膊。

“啊?”叶恒远愣了一下,“是……”

“这位上官教员讲课还是很好的。多听听。”

“啊……啊,谢谢……”叶恒远diǎn了diǎn头。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为什么人缘这么好。

讲台上,上官文青转过身,面朝黑板,拿起笔,写下了十八个字:风、土、水、火、雷、冰、光明、黑暗、创造、毁灭、真实、虚无。

叶恒远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着这十八个字。这不正是师父曾经讲过的,十二子核的属性吗?

“今天我要讲的课题是,元素属性之间的关系。”

上官文青重新转了回来,双手撑在讲台上,面对着在座的各位学员。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听起来很柔和,但又不软。

“大家都知道,我们苍灵国,是在母核的孕育下形成的。然而,母核的力量终归也是有限的。近三百年来,随着其他四国的侵略越来越频繁,大陆上的自然灾害越来越多,以及一部分自私、贪婪的人对大陆资源的过度开发和破坏,母核的力量日趋衰微。有些时候,必须要用十二子核的力量来反哺它。就好像长大成人的子女赡养年老体衰的父母一样。”

叶恒远摇了摇头,努力压制住自己心里的冲动。母核的力量已经开始衰微了?这一diǎn师父可没説过啊!

“但反哺母核的具体过程,可不像是人类中子女赡养父母那么简单,必须通过专门的仪式,由十二灵将同时驱动子核的力量,将力量反灌入母核体内。并且,十二灵将所反灌的灵力,其强度和纯度都必须完全一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否则,就可能导致母核再次出现异变或者裂变。”

“接下来你们肯定要问,这是为什么?那是因为,在这世界上的十二种灵力属性。它们之间,是有紧密联系的。有的属性相辅相成,有的属性则相互克制。”

上官文青转回身,面对黑板,拿起笔,“唰唰唰”地连画了六道线,把十二种属性分成了六对。

风对土,水对火,雷对冰,光明对黑暗,创造对毁灭,真实对虚无。

“总体来説,在理论上,这十二种属性是可以人为地分为六对的。每一对都是一对双生子,没有其中一方,也就没有另外一方。举个例子,创造与毁灭,就是密不可分的

。这世界总是在变化,几乎没有什么事物能永恒存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新的事物被创造出来,也都有新的生物被毁灭。”

“而应用到灵师的对战中,那就是,属性之间的相互克制。大家都知道,水是可以把火浇灭的,对吧?这就説明了,水元素,是可以克制火元素的。但如果是一xiǎo杯水浇到一片森林大火里呢?那样灭的就不是火,而是水了。这就説明,在不同的情况下,属性相克是可以转化的。”

“上官老师,”前排突然站起一个学员,“为什么雷属性和冰属性是相对的啊?”

叶恒远看向那个出声的人。这个人跟他一样,穿着崭新的制服,看样子也是刚入学不久。他胸前的图案是跟“凶神”一样的褐红色,毫无疑问,肯定是土属性灵力的拥有者了。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患者评价
南京新协和医院看病如何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评价如何
南京新协和医院收费贵不贵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网友评价
分享到: